WFU

2018年4月30日 星期一

人生最後期末考第九題:有一天,死亡之後,你希望自己的後事如何安排?



考題(題組)


有一天,死亡之後,你希望自己的後事如何安排?

第一題:關於骨灰和遺體,你的處置意願是?

第一題選項(單選):


A. 火化。

B. 不火化,保留骨骸。

C. 其他(請說明)。

第二題:關於安葬意願,你的希望是?

第二題選項(單選):


A. 靈骨塔。

B. 墓園。

C. 樹葬。

D. 花葬。

E. 海葬。

F. 其他(請說明)。

第三題:關於喪禮和儀式,你希望你的家人舉行哪些儀式?(以傳統佛道習俗中常見者為例)

第三題選項(複選):


A. 豎靈。

B. 守靈。

C. 訃聞。

D. 做七。

E. 告別式(含家祭/公祭)。

F. 晉塔

G. 百日。

H. 以上都不要,愈簡單愈好。 例:不設靈堂、不發訃聞、不做告別式及頭七或百日。

I. 其他(請說明)。


回答範例:若有一天死亡了,希望火化,骨灰放置在靈骨塔內,喪禮儀式希望有豎靈+做七+告別式。請選擇A+A+ADE。

2018年4月22日 星期日

醫療委任代理人,如何選擇?




我的高中好朋友阿銘,大學畢業後就到紐約大學攻讀工程碩士,之後就留在那裏工作。每年他回台,我們總是會聚聚,吃飯閒聊。沒想到有一年吃飯的時候,他突然給我出考題。

那是在2012年,我剛考上安寧緩和專科醫師不久,我們約在台中一家咖啡廳見面。聊到一半,阿銘突然跟我說:

「哎,小朱,你可不可以當我的醫療委任代理人?」

「啊?怎麼突然講這個?」我突然有點不知所措。

「我在美國,他們很注重死亡和醫療委任代理人的議題,常常有新聞報導或是影片。我的美國女友,她的阿公80多歲了,最近也找了女兒做他的醫療委任代理人。我最近認真地思考這個問題,覺得也要找一個醫療委任代理人……就想到你啦!

「謝謝你…….我受寵若驚……可是為什麼要找我呢?你可以找你爸媽、妹妹,甚至是女朋友啊……」

「哎!我在想,我的父母有一天會比我早走啊,我妹妹對這方面也可能不太懂!我女朋友可能會因為太愛我而沒辦法做出理性的決定,比方說要讓我拔管之類的……想來想去,你是我最好的朋友,比較了解我,又是醫師,而且還是一個安寧緩和專科醫師耶!不找你找誰?」

「我……可是……這個……」我有點為難,也有點擔心,不知道該如何回答。最後,我跟他說:「你先跟父母親討論一下,真的要找我,我們再討論好了。」

他點點頭。不久後就飛回美國了。


醫療委任代理人應具備的特質


這段對話我想了很久,隨著年紀和經驗的增長,我也有了不同的體會。究竟,我們應該如何選擇合適的醫療委任代理人呢?

我的建議是,醫療委任代理人應該具備以下條件:「傾聽者」、「溝通者」、「陪伴者」。

1. 「傾聽者」:選擇「了解」你的想法、價值觀,以及對生命的偏好的人


「預立醫療決定」是我們對於生命與死亡的一種看法和選擇,因此,有一天可能會代理我們執行這個決定的「醫療委任代理人」,自然必須非常清楚我們自身對於走到生命盡頭時的想法和心願。甚至,我們自己的心願可能會隨著時間而改變,而這個代理人是願意傾聽我們,跟我們討論,生命中種種改變和不同選擇的人。他也必須敢於跟我們討論敏感的話題,他是一個「傾聽者」。

所以一般來說,這個最了解你的人,很多人都會選擇自己的配偶或是伴侶,畢竟每天朝夕相處,常常可以從生活中窺見我們不為人知的那一面,甚至是面對挫折,面對悲傷,面對死亡的那一面。當然,如果其他家人,或是朋友,也能對我們的生命價值觀、生活品質的偏好有了解,那他們自然也很適合成為醫療委任代理人。

2. 「溝通者」:選擇你「信任」,並願意代表你去和別人溝通的人


當有一天我們失去了意識,醫療委任代理人需要去執行我們預立醫療決定時,可能也會面臨到一些阻力或是阻礙,比方說,其他家人有不同的想法,甚至社會有不同的意見等等。儘管我們都同意,這些阻力應該是要在意願人意識清醒的時候,就要好好地跟(到時候可能有關的)家人朋友們討論,但是,不一樣的聲音還是有可能出現。

這個時候,身為最了解意願人的「醫療委任代理人」,就必須要擔負與眾人溝通的角色,將意願人的心願完整說出來。無論是與家人溝通、與朋友溝通、與社會溝通、與醫療人員溝通……都非常的必要。所以,醫療委任代理人,最好是熟悉意願人家中的狀況,並且願意代表意願人,有能力與各方溝通的人。他是一個「溝通者」。

3. 「陪伴者」:當你有需要的時候可以陪伴在側,「回應」你的需求的人


在台灣的醫療社會脈絡之中,通常照顧病患時間最長的那一個人,無論是配偶、家人或是朋友,應該都是最了解病患的那個人,同時他也必須處理跟醫療和照顧相關的大小事情。因此,那個人如果能充分理解意願人的想法、心願、價值觀,應該是再好不過的一件事。

再者,醫療狀況變化多,意願人的想法、偏好、價值觀也可能會隨著年齡有不同的改變。如果當疾病或是照護上有需要,醫療委任代理人是否可以陪伴在旁邊,和意願人重新討論並回應意願人的種種需求?他應該是一個「陪伴者」。

--

這些年來推廣安寧緩和和預立醫療決定,也讓我有不同的想法。於是,去年底阿銘回台,趁著聚餐時,我又問了他一次:

「哎,阿銘,前幾年你找我當你的醫療委任代理人,你現在這個想法有改變嗎?」

「當然沒有啊,你就是最合適的人選啊。」他爽快回答。

「可是如果你的家人,到時候不同意我代表你的看法,怎麼辦?」我再確認。

「當然事先溝通的責任是我要處理阿,我會先跟他們講好,盡量不讓你難做,也歡迎你來參加我們的討論。」他有注意到我的擔心。

聽到阿銘有這樣的概念,我放心不少:「好,我自認可能不是一個好的『陪伴者』,但我應該是一個不錯的『傾聽者』和『溝通者』。但你要答應我,如果之後你結婚了,我還是希望這個角色由你太太來擔任啦!」

「哈哈哈,我有做功課,醫療委任代理人也可以不只一個啊!」他哈哈大笑。

我也哈哈大笑。整間咖啡廳裡充滿著我們的笑聲,就跟高中時代一樣。

--

醫療委任代理人,不是「代替」我們做決定的人,而是在充分理解我們對於生命的感受、偏好、價值觀之後,在我們意識不清楚時,「代表」我們做出醫療決定的人。

在我們的身旁,找尋具有「傾聽者」、「溝通者」、「陪伴者」特質的家人、好友,你一定也可以找到,最合適的醫療委任代理人。


(作者為安寧緩和及老年醫學專科醫師)

下載『預立醫療委任代理人委任書』由此去

2018年4月21日 星期六

人生最後期末考第八題:如果生命中,想要找一個「醫療委任代理人」,你會找誰呢?



考題


如果生命中,想要找一個「醫療委任代理人」,在自己有一天意識不清楚時,代理自己表達意願並執行預立醫療決定,你會找誰呢?

選項 


A. 配偶、伴侶。

B. 父母親、子女、其他家人。

C. 最好的朋友。

D. 熟識的醫療朋友,如醫師、護理師。

E. 沒想過。

F. 不想找醫療委任代理人。

G. 其他(請說明)。

2018年4月11日 星期三

人生最後期末考第七題:有一天身體不好了,需要他人長期照顧,想住在哪裡?真的走到生命盡頭,又希望在哪裡嚥下一口氣呢?



考題(題組)


有一天身體不好了,需要他人長期照顧,想住在哪裡?真的走到生命盡頭,又希望在哪裡嚥下一口氣呢?

第一題:有一天身體不好了,需要他人長期照顧,想住在哪裡?


第一題選項: 

A. 自己家裡。

B. 全日機構,如養護機構、護理之家、榮民之家。

C. 半日機構,如白天到日照中心接受照顧,晚上回家。

D. 其他(請說明)。


第二題:有一天走到生命盡頭,又希望在哪裡嚥下一口氣呢?


第二題選項 :

E. 自己家裡。

F. 全日機構,如養護機構、護理之家、榮民之家。

G. 醫院。

H. 其他(請說明)

回答範例:若有一天身體不好了,需要他人長期照顧,想住在家裡。等到真的走到生命盡頭,也希望在家裡嚥下一口氣,請選擇A+E。

2018年4月4日 星期三

追尋我們曾經擁有的三把鑰匙:我看神作<一級玩家>



60多歲的李教授是退休的大學哲學教授,儘管年紀不小了,但是網球球技精湛,每每跟他對陣,總是被他打得灰頭土臉。

前二天,在休息的空檔,聊到我那剛出生的兒子。李教授問:

「小朋友多大啦?」

「四個月。」我說。

「哇!那是最好玩的時候啊!3歲以前,都似懂非懂的,最可愛了。」李教授笑著說。

「是喔!」我嘴巴上這樣應著,心裡卻浮起乖寶的胖臉,對著我笑嘻嘻。

沒想到李教授繼續說下去:「我跟你說,我兒子2歲的時候啊,我帶他去九族文化村玩,你知道多好笑嗎?他跟幾個堂哥堂弟從遠方要比賽跑到我這裡,我站在終點線,一喊『起跑!』一群人就朝我的方向衝過來。堂哥年紀比他大,當然跑得比他快,一衝過終點,就舉起雙手大喊『我贏了!』。我兒子跑在第二,在他後面衝過終點,居然也雙手舉高大喊『我贏了!』,然後,他竟然笑得好開心。唉!那個時候真的好好玩!」

我聽著這個故事,不知不覺出了神。

我們小的時候,即使輸了,也覺得贏了。但是等到長大了,只要輸了,就幾乎不可能還有人高舉雙手,大喊『我贏了!』。為什麼?

這讓我想起最近看的一部電影,<一級玩家>(Ready Player One)。

--

<一級玩家>是今年被譽為神作的電影,由史蒂芬史匹柏導演。故事敘述2045年,全世界的人都沉迷於一個超大的VR虛擬實境遊戲「綠洲」。每個人都在玩,而每個玩家的夢想,是希望可以破解遊戲中的謎題,找到遊戲創辦人「哈樂代」在他死後隱藏在遊戲中的三把鑰匙。找到三把鑰匙,就可以取得「彩蛋」,成為遊戲的主人。

「彩蛋」(Easter egg)是這部電影主要的核心,也是它被稱為「神作」的原因。

根據維基百科:一個彩蛋是一個在電影電視劇書本光碟電腦程式或者電子遊戲的隱藏訊息或者功能。

對我們這種老玩家來說,一點都不陌生。小時候打七龍珠電玩遊戲,一定要看攻略或是拜託同學,想方設法找到遊戲中的「隱藏角色」、「隱藏招式」、「神秘道具」……這種按照正規方式玩不會得到的,就是彩蛋。

而現代的電視或電影,也少不了「彩蛋」的概念。像是看電影看到最後,工作人員字幕都跑完了,突然又出現一段電影的特別片段,也是彩蛋。

根據分析,<一級玩家>中隱藏的彩蛋,至少有200個以上。好比說,主角在「綠洲」使用的車子是<回到未來>男主角開的飛天車。女主角的坐騎是名作<阿基拉>中的摩托車。其他還有像是<星際大戰>、<侏儸紀公園>、<哥吉拉>……等等超多致敬。

然而除了彩蛋之外,電影中主要的劇情,依然圍繞在追尋遊戲創辦人隱藏的三把鑰匙之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