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FU

2021年2月1日 星期一

從<復仇者聯盟:終局之戰>,看我們面對悲傷的七個階段

 


2008年,我25歲,那時我還在馬公軍艦服役,等著退伍後準備到台中榮總家庭醫學科展開住院醫師訓練。有一天放假,很開心的跟當時的女朋友(現在的老婆)到台中新光三越去看電影。看什麼電影我忘了,但是對電影前的預告片印象深刻。預告片裡面有一個人穿上了看起來很笨重的盔甲在天上飛,手還會噴火,我愈看愈覺得不對勁,心裡想這是什麼爛片。預告片的最後,大大的片名打出來:鋼鐵人,我跟女友都笑歪了。

沒想到,鋼鐵人陪我們走過了一個世代。

2008年的<鋼鐵人>這部電影由強。法洛(Jon Favreau)執導,小勞勃道尼(Robert Downey Jr.)主演,不僅開啟了漫威電影的時代,也開啟了超級英雄的另一個盛世。鋼鐵人、美國隊長、雷神索爾……這些小時候在漫畫或是玩具出現了人物,如今躍然紙上,藉由劇情和角色的刻畫,他們彷彿活了起來,讓更多人喜歡他們。

老實說,儘管很多藝術愛好者對對這些看似不斷複製的情節和角色斥之以鼻,但是我還是很喜歡它們。漫威和DC的每一部超級英雄電影,我幾乎都有看。

十年過去,鋼鐵人經歷了<鋼鐵人2>、<鋼鐵人3>、<復仇者聯盟1&2>等旅程,最後來到了<復仇者聯盟:無限之戰>以及<復仇者聯盟:終局之戰>。

而這也是鋼鐵人旅程的完結。

2021年1月21日 星期四

從<繼承人生>,看「預立醫療決定」啟動後,會發生什麼事(之二)

 


上篇我們談到了,當意願人的身體狀況已經到達「預立醫療決定」上所描述的情形,「預立醫療決定」啟動後,接下來就是和醫療團隊做專業上的討論,了解接下來應該怎麼做。伊莉莎白的醫師和麥特討論之後,決定了拔管的時間和器官捐贈的流程。接下來很重要的,就是要去告訴周遭的親朋好友,伊莉莎白的決定。

Step 2: 溝通、告知、提醒道別


在這個世界上,每一個人的人際圈從自己出發,到內圈的配偶、伴侶、父母親、兒子女兒、兄弟姊妹,再到外圈的親戚、姻親、好朋友,再到更外圈的同事、同學、泛泛之交等等,可以說,每個人都認識中間的「我」,也都關心「我」,對於「我」的決定,很可能大家都有不同的看法,但是大家應該都有道別的機會。

因此,電影故事的中段,麥特確定了後續伊莉莎白的治療方向之後,就開始了溝通和告知的旅程。


2021年1月6日 星期三

從<親愛的房客>,看慢性腎臟病病人的預立醫療照護諮商與安寧療護

 


還記得上篇我們提到王媽媽的故事,當王媽媽得知糖尿病足的傷口感染可能要截肢的時候,她哭著說:「嗚……痛…….我不要去醫院!每天吃藥、洗腎、截肢,去了醫院會好嗎?還是吃藥、洗腎、截肢!我不想再過這樣的生活……」

最後,王媽媽在眾人的驚訝當中離開了人世,但是在電影中我們可以窺視的那段日子,王媽媽的生活品質是非常不好的。讓我想問,難道沒有其他辦法嗎?難道末期腎病病人最後一定要這麼痛苦嗎?

王媽媽的故事,讓我想起了我的一個病人……


2021年1月4日 星期一

從<知音有約>,看我們如何面對孩子的情緒,以及同理心回應的第二步

 


上篇我們談到了<知音有約>這部電影中討論死亡的段落,但其實這部片還有一個更大的命題:「情緒」。

洛伊和他的父親需要和好,是因為洛伊的父親在洛伊小時候,就拋家棄子,成天在外頭花天酒地,甚至不管重病的太太,讓年幼的洛伊和妹妹自己面對這一切。

這讓洛伊從小時候開始,就恨極了他爸爸。也因此,當雙方很多年後再見面的時候,憤怒的情緒爆發出來,讓洛伊覺得非常的痛苦。

片中佛雷德說著洛伊的故事,講到這邊和他的觀眾(他的觀眾都是小朋友)說:

「你有過跟洛伊一樣的情緒嗎?氣到你想傷害別人?或是你自己?我知道我有。我小時候很胖,其他的孩子會追著我,叫我的綽號,例如『胖子佛雷德』。讓我好難過。有時候我一個人,我會哭。有時候,我會很生氣。你總是可以做一些事,去處理你感受到的情緒。」

當佛雷德在路另一段節目的時候,他扮演布偶丹尼爾,和另一位演員一起唱出一首關於情緒的歌:

「當你感到生氣,你會怎麼做?當你氣到想要咬人的時候?

    整個瘋狂的世界感覺錯得離譜,好像你怎麼做都不對。

    你會怎麼做?你會出拳打沙袋嗎?你會拍打黏土或是麵團嗎?

    你會找朋友一起玩鬼抓人?還是看你能跑多快?  

    我想停就可以停,我希望停就可以停。

    隨時都能停下來。

    這樣的感覺多舒服,我知道這真的是我的感覺。

    要知道在內心深處,有讓我們長大的力量。

    讓女孩有一天變成女人,讓男孩有一天變成男人。」

讓孩子用正確的態度面對情緒,是佛雷德的節目中非常重要的主軸。

我相信,每一個人都想要「過的好」。但是什麼是過的好?是錢很多?五子登科?升官發財?……其實我覺得,如果每天都能和自己的情緒好好相處,面對真實的自己而不會感到有壓力,其實就可以說是過得很好、很順了。你同意嗎?

我們每天都在跟自己的情緒相處,有時候處的好,有時候處的不好。但是要怎麼樣才能處的好?我認為辨識&說出自己的情緒,是非常基本而重要的功課。

這個技巧需要不斷地練習,而我們不妨從辨識&說出別人的情緒開始。


2020年12月31日 星期四

從<知音有約>,看我們如何談論生病和死亡這件事

 


「唉!不知道該怎麼說啦!」40多歲的莉莉,跟我抱怨著。

莉莉的父親是攝護腺癌病骨頭轉移,末期了。2020年初,在當時疫情還很緊張的時候,他因為疼痛而住到安寧病房,成為我的病人。

莉莉因為很早就嫁到高雄,父親年紀大了之後,都是跟弟弟和弟媳住在一起,也因此,當莉莉有機會來病房照顧的時候,她總是非常盡心盡力,把握每一分鐘與爸爸相處的時間。也許是太盡心了,她對於弟弟和弟媳的照顧,也有許多意見和批評。

「醫生,我覺得他們這樣子不行啦!動作太慢了!」有一天我去查房,莉莉私下跟我抱怨。

「爸爸是一個很容易緊張的人,當他一有不舒服的時候,就要趕快去處理。可是我弟喔,總是說什麼『看起來還好阿』什麼的,才不好呢!」她愈講愈激動。

「唉,在這裡我還可以趕快來幫忙爸,但如果之後要回家,我實在不知道該怎麼辦。醫師,你知道的,那裏不是我家,我很擔心爸爸……」她說到有點傷心,暗自垂淚。

我可以了解一個女兒的心情。在醫院她可以主導照顧方式,可是如果回到了弟弟家,她就變成了客人,進退失據。

「所以,現在大家的功課應該是,無論爸爸是在醫院或是在家,你跟弟弟協調好一個照顧模式,讓爸爸在這最後一段旅程得到最好的照顧,不是嗎?」我聽她說話好久好久,才開口。

「唉!不知道該怎麼說啦!這個問題很久了,很難談啦!」莉莉說,眼神中透露出一股無奈。

我想了一想,跟莉莉說:「只要是跟人有關的事情,都是可以說的;只要是可以說的事情,都是可以解決的。」

莉莉聽了,想了一想,跟我點點頭,說:「好吧,醫生我會試試看。」

莉莉應該不知道,「只要是跟人有關的事情,都是可以說的;只要是可以說的事情,都是可以解決的。」這句話,是我從電影裡借來用的。


2020年12月1日 星期二

從<親愛的房客>,看在宅安寧與居家管制藥品之使用

 


2020年,因為疫情加上工作忙碌的關係,進戲院的次數屈指可數。但我可以篤定地說:<親愛的房客>是我覺得今年最好看的電影。

11月3日,在電影剛上映的時候,憲哥就傳給我一個電影預告的連結,還有一個訊息:「好看,推薦你去看。」只是,11月真的太忙了,儘管看著莫子儀得到了金馬獎最佳男主角,卻還是找不到時間進電影院。終於,趁著安排媽媽生日旅行,有一個空檔,帶著媽媽到台北國賓微風影城看午夜場。 

到了電影院,發現另一部已經破億的電影<孤味>也有場次。於是我問媽媽:「有<孤味>和<親愛的房客>,你想看哪個?」

她說:「<親愛的房客>好了。」

媽媽挑電影的手感一向精準,果然,電影散場的時候,我們的眼眶都是溼的。

(以下有雷) 


2020年11月4日 星期三

從<繼承人生>,看「預立醫療決定」啟動後,會發生什麼事(之一)

 


有了Netflix後很方便,於是休假的時候,就躺在客廳沙發上拿著遙控器轉轉轉,看有沒有喜歡的電影。有喜歡的話,就點進去看。

我太太每次經過,看我在看什麼,總是會念我:「厚!怎麼又是這一部!」

她口中說的「這一部」,是2011年由喬治克隆尼(George Clooney)主演的<繼承人生>(The Descendants)。

我不知看多少遍了,也不知道為什麼這麼喜歡它。也許是因為喬治克隆尼在這一部作品中無懈可擊的演技,我認為是他接近奧斯卡最近的一次;也許是夏威夷明媚的風光和大海讓人好想去那裡散步;也許是它的劇情實在是編排的溫馨又巧妙;也許是夏威夷風格的音樂讓人通體舒暢…….

但也許最重要的,這部電影很清楚告訴我們,有一天身體不好了,「預立醫療決定」啟動之後,會發生什麼事。

(以下有雷)